您的位置:首页 > 快讯 > 聚焦 >

剧场开放,有“网感”的戏剧人还需深耕互联网吗

来源: 上观 时间: 2021-04-08 07:30:36

过去一年,云剧场、连线、点击率、直播、付费,是演出行业出现频率最高的几个热词。剧场上座率受限,迫使剧团和演员不得不寻求“转型”,通过网络谋求新的生存空间。今年,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,100%开放的剧场拥抱久违的观众潮。不断出现的“售罄”让制作人、剧场经理、院团当家人笑逐颜开。当现场演出找回全部活力,剧团和演员们还需要继续“深耕”互联网吗?又是什么让互联网企业愿意卖力投入这个“微利”行业?

有网感的院团争夺年轻观众

好戏出圈,网感很重要。年轻人捧着手机不放,戏曲院团要在手机屏幕争取一席之地

“上海沪剧院的新戏过几天就要演出了,我正在排练。我在戏里还没有出来,我不是徐祥,我是甫志高。”为了推介4月9日在天蟾逸夫舞台演出的青春版《江姐》,甫志高扮演者徐祥与江姐扮演者洪豆豆特意拍了一段视频,放到抖音。与剧组商量后,徐祥设计了好几版拍摄方案。“如果做排练的视频,角色焦点分散,不符合网民口味……”讨论再三,徐祥发动洪豆豆拍“斗嘴戏”,一人穿戏服,一人穿常服,从戏里“怼”到戏外,仅徐祥个人抖音号和视频号,点击就超过130万次。

剧场放开上座率限制后,上海沪剧院几场剧目演出票全部售罄。院长茅善玉认为,网络营销功不可没,“戏曲演出不仅是作品、剧种之间的竞争,我们还要和影视剧、网络游戏争夺观众。”前几年茅善玉常说,“演戏节奏感很重要。”去年起,她又加了一句,“好戏出圈,网感很重要。年轻人捧着手机不放,我们要在手机屏幕争取一席之地。”

开年,上海沪剧院连续多次在汾阳路150号白公馆展开折子戏直播,密度与时长直追当红主播。“我们自己拍的演出视频还没上传,热心观众已经在抖音先发了。”早春,上海沪剧院汾阳路150号敞开大门,迎接首批观众。工作人员没想到,沉浸式演出效果远超预期,现场观众拍视频宣传,直播间观众超过3000人。

作为总导演兼制片人,茅善玉一大早就忙了起来,“演员要走到人群中,与观众近距离互动。剧场空间有限,而我们的花园是无限的,从二楼平台沿着楼梯一直走到花园各个角落,每一步都是表演。”去年汾阳路150号做过沉浸式表演,因为疫情取消现场观众,改为录制视频在网络播放,“今年有条件请观众现场感受,我们还特地在二楼露台安排乐队现场伴奏。”

汾阳路150号位于徐汇区衡山路—复兴路历史文化风貌区,其中1号楼已经102岁,是著名匈牙利籍建筑师邬达克在克利洋行时期的重要作品。沪剧在百年花园洋房里演唱,格外有感觉,对青年演员来说也是新尝试,“演员在舞台上,有很多道具以及走位定点帮助演出。现在到了花园草坪自由空间,通过假山、摇椅帮助入戏。”茅善玉说,“直播镜头缩短演员与观众距离,观众看演出的同时通过弹幕提建议、增加参与感,对演员成长也是一种督促。”

“紧追互联网潮流,必须时时有惊喜。如果把剧场演出一模一样照搬到互联网上,大概率会劝退网民。”正是基于线上、线下差异化思路,上海越剧院院长梁弘钧把古戏楼版《红楼梦》直播安排到豫园海上梨园演出。近180分钟的经典大戏浓缩到90分钟,众多角色由11位演员出演,再现一人多角的传统表演样式。

上海越剧院“美好生活”专场直播,邀来B站签约主播、虚拟Up主“Siva_小虾鱼”,“戏台”挪到陆家嘴中心地带的吴昌硕纪念馆。在摩天大楼簇拥下的中式庭院,前台,演员们唱《梁祝》《西厢记》《盘夫索夫》;后台,镜头带观众探秘戏曲造型头饰及服装的种种门道。每个折子戏转场间隙,阮仪三教授与吴昌硕纪念馆执行馆长吴越聊古建筑保护,作家沈嘉禄与海派川菜第四代传人周晓敏畅谈上海美食,分享“越剧十姐妹”与梅龙镇酒家的缘分。嘉宾浦毅清则带着琳琅满目的云南特产“诱惑”观众,“我的前同事们是上海援滇干部,这是他们集思广益的推荐。”直播在5个时段在线进行福利派送,从彝佳火腿、天台羊泉油腐乳、圣谷果脯到正安白茶、圣华芙蓉江五爪鸡,引得直播间刷屏,“好听!好吃!”

互联网企业进军剧场做内容

中国演出行业是一个远被低估的市场,人均贡献偏低,潜力没有完全被开发出来

“很多人想当然地把互联网公司做内容等同于用大数据做内容。我不认为大数据在创作阶段能够发挥重大作用。创作本身是基于灵感、情感和创作者的表达。电影、音乐、戏剧创作都是手工艺活。”大麦总裁李捷一席话,引得全场制作人、导演、编剧先是大笑,继而频频点头。

90%以上剧场从业者吐槽,舞台演出是个不太能赚钱的行业。作为全国领先的演出票务平台大麦当家人,李捷有自己的看法。大麦近日宣布进军戏剧制作,旗下“当然有戏”以合制及自制孵化的方式重点布局商业话剧、燃音乐剧、轻沉浸式三大品类21部作品。音乐剧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改编自同名电影,街舞元素沉浸式体验剧《消失的时间》灵感来自网络综艺节目《这!就是街舞》。“当然有戏”与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合制的音乐剧《伪装者》等最早将在下半年与观众见面。

湖南卫视两季音乐真人秀《声入人心》孵化出流量明星,盘活音乐剧市场。视频网站爱奇艺最新综艺《戏剧新生活》揭开舞台制作幕后流程。相形之下,大麦更深入产业链上下游,李捷以音乐剧《摇滚浮士德》为例,“选题、定位、翻译文本、音乐选择、剧组搭建、首演时间都由大麦主导。”

音乐剧《摇滚浮士德》作为“当然有戏”首部自制作品,将于5月24日在上海大剧院首演,6月开启全国10城巡演。大麦还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启动“新音乐剧孵化计划”,邀请拥有20年以上音乐剧写作教学、剧本辅导经验的国际团队,在9个月中,为中国创作者提供系统性写作课程培训和1对1剧本辅导,同时给予创作人全链路支持,帮助华语音乐剧创作者推出好作品。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助理宋扬表示,“我们将借助上海大剧院线下演出运营能力,结合大麦线上整合营销以及节目制作能力,帮助中国音乐剧市场健康有序发展。未来一到两年内,上海大剧院旗下新增两个年轻剧场,我们希望通过孵化平台帮助新剧场积累优秀的IP,助力上海打造亚洲演艺之都。”李鸿其、李一桐主演的电影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,去年获得逾5亿元票房,也将被大麦制作成音乐剧。李捷说,“全国有近1500万观众看了电影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。在这1500万人中宣传同名音乐剧,难度下降。同名制作的价值在于IP选择共振,做成系列衍生品,成功率可能更高。”

2019年中国演出市场票房突破200亿元,票房年增长率为7.29%。经过艰难的2020年,如今观众观剧热情高涨。“中国演出行业是一个远被低估的市场,人均贡献偏低,潜力没有完全被开发出来。不过,内容产出需要花时间,我们选择现实主义、青春、有趣的题材。”当剧团感叹赚钱不易时,财力雄厚的互联网公司并不这样看。谈及互联网公司涉足戏剧制作有何优势,李捷直言,“老剧目重演变成最安全的选择,因为新剧目太冒险了,排练半年,花了很多钱开发、策划、创意,用户触达有限。不是新剧目不好,是营销太难了。大麦在这方面有着互联网的先天优势,这是做‘当然有戏’的底气。”

“网红”、演员都少不了钻劲

现场演出带来演员与观众共鸣,不少演员找到新的演绎方式,“云端”“落地”无缝衔接

制作计划、IP选题、巡演营销蓝图再美妙,在被形容为近乎手工艺的行业,每一场演出始终要靠人完成——演员尤其是明星,对于票房影响力异乎寻常地重要。

上个月,一位外地来沪的舞台明星直言,“云端相会不解渴,演戏要有对象,我得看到观众眼神。”现场演出带来演员与观众的心灵共鸣,永远无法隔着屏幕感受。不过,经过一年与网络亲密接触,不少演员找到新的演绎方式,从“要我”变成“我要”,从“云端”到“落地”无缝衔接。

晚上8时半,上海京剧院老生演员李军又开始了直播。在网络世界,李军有出乎意料的响亮名声,一方面得益于他的专业水平,工杨派老生的他有一张当代舞台名家的标准履历:出身梨园世家,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、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;奖项过硬,《击鼓骂曹》获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最佳表演奖,《乌盆记》《郑板桥》获梅兰芳金奖大赛金奖;多次亮相央视春晚。

网民重新“发掘”了李军,他们把李军演出忘词片段整理成合集,上传到B站。不到半年,40分钟视频就有两千多条弹幕。李军享受着“流量”明星才有的弹幕“糊脸”待遇,“名场面”“前方高能”“进度条感人”……网友叫他“准叔”,调侃他“没唱准”。“刚看到视频,当然有些别扭,后来想开了,观众喜欢我,才会关注我,会做合集。”

李军给抖音直播间取名“没准大叔”,不过他强调“准叔,特别有准”,这是看似漫不经心、实则深思熟虑的“准”。李军的直播反套路:同行循演出惯例,晚上7时半开直播;他延后1小时,选在晚上8时半,“等大家吃完饭,定心看”。李军精心捯饬出镜形象,搭配眼镜、服装。网友的打趣每每刷屏,“准叔又换眼镜了”“求衬衫链接”“脖子上是蜜蜡吗”“我看了您八天,每天不一样,到底有多少眼镜”。李军目的明确,“造型鲜艳,大家会觉得我年轻。”他不化妆,但会研究光线,“顶光找软光,直播软件有磨砂、白、红等滤镜,自己挑一款适合的。”

与去年不同,随着剧场恢复常态,李军直播频率从每天改为隔天,小视频也变成了在天蟾逸夫舞台演出、在京剧院排练,标题一如既往“有梗”:准叔上天台了、准叔五更天了。直播时,他依然唱京剧、拉胡琴、讲戏曲小故事、与同行连线,给自己点开鼓掌软件打气,“每周有话题,还要经得住提问,兼顾外行与内行,是个思辨过程。”

上海京剧院还有一位青年网红鲁肃,他是京剧院直播主持不二人选。这位微博粉丝30万的麒派演员说,“我爱与年轻人打交道,愿意分享不一样的东西”。面对网友调侃,鲁肃总能从容不迫地“造梗”。网友刷弹幕,调侃他“好看”,鲁肃笑着应对:“离那么近,还能看出好看,颜值很能打了。”有人担心鲁肃发际线,他一拨头发,“我的发际线从5岁起就这样了”。直播彩排,不仅有鲁肃,还有其他青年演员。鲁肃像极了伶牙俐齿的淘宝主播,招呼同事们,“大家不要光看,多把链接分享到群里,人多,可以聊聊天。”唱完一段戏,场景转换,手机画面一度混乱,鲁肃不慌不忙,“大家别急,镜头可以倒着看,正好可以治疗颈椎病。”一群京剧院小伙伴在镜头后笑,鲁肃绝不会被传染,“直播靠临时发挥,相当于脱口秀,不能背演讲稿,要多多互动。”

从互联网世界回归真实舞台,始终不变的是认真与严谨。笑星毛猛达的抖音账号粉丝已有51万,回到熟悉的中国大戏院,为独脚戏《石库门的笑声》推广做直播。毛猛达与搭档沈荣海、主持人张民权站在舞台上,反复商讨细节:有内容问题,“要和舞台演出有所不同,控制普通话与上海话比例,又不能做得像短视频”;有演员特定问题,“弹幕太快了,我们三个都有点老花眼,看不清楚字,要怎么和观众互动?”

正式登场,一切都不是问题,他们时而严肃辨析独脚戏与滑稽戏区别,时而互相打趣,回忆入行经历,滔滔不绝,完全看不出上场前讨论了两个多小时,连晚饭也没吃几口。

关键词:剧场 开放 戏剧 深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