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快讯 > 聚焦 >

稀土开采指标大增为何价格仍暴涨?专家预警下游企业“用脚投...

来源: 第一财经 时间: 2021-02-23 22:33:08

2021年开年以来,国内稀土价格涨势凶猛,多个稀土元素市场价格创历史新高。同时,两则重要政策接连传出:一是《稀土管理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发布,这是稀土行业首次立法;二是2021年度第一批稀土开采总量控制指标下达,同比上调超过27%。

如何看待上述信息,以及预示的市场走势?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名业内人士认为,稀土需求旺盛几乎是业内的共识,但目前短期内一路飙升的稀土价格缺乏合理性,“不排除回落的可能”。

稀土开采指标大增背后

2月19日,工信部下达2021年第一批稀土开采总量控制指标。数据显示,岩矿型稀土7.251万吨,离子型稀土1.149万吨,共计8.4万吨。

工信部多次强调,稀土是国家严格实行生产总量控制管理的产品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无指标和超指标生产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2010年到2015年间,稀土开采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,同时稀土资源税相对较高,多种因素叠加导致盗采偷卖的“黑稀土”交易十分猖獗。但是2015年以后,我国对“黑稀土”的打击力度明显加大。目前,稀土非法开采几乎绝迹。

这使得每年分两批发布的控制指标,直接影响了市场行情。

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,在2019年和2020年下达稀土矿开采指标的通知中,均明确表示“第一批指标按照前一年度指标的50%计算”,而今年的通知删去了这句话。如果以2020年度稀土开采总量控制指标14万吨的50%计算,2021年度第一批开采指标应为7万吨。实际上,2021年的第一批开采指标却为8.4万吨,比惯例多了1.4万吨。

满足国内市场攀升的需求,被多名业内人士认为是开采指标大增的主因。

稀土是17种金属元素的总称。作为“工业维生素”的稀土,包含的各类金属元素的需求量并不平均。

中泰证券研报称,稀土下游应用的最大领域是磁材,约占全球稀土消费的48%;其次是石油化工行业,约占12%;剩余部分则主要应用于玻璃、陶瓷和液晶抛光等领域。

稀土磁材的代表是钕铁硼永磁材料。作为继第一、二代钐钴永磁材料后的第三代永磁材料,钕铁硼磁材具有高剩磁、高矫顽力和高磁能积等特性,被广泛运用于风电、新能源汽车、变频空调与节能电梯等领域。

以风电为例,浙商证券研报称,目前风电是钕铁硼磁材消费量最大的下游领域。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,2020年国内新增风电装机量为71.7 GW,同比增长176%,预计拉动钕铁硼销量2.2万吨。未来,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增长也给钕铁硼磁材的巨大需求留下想象空间。

限制出口“既不现实,也无必要”

另一则搅动稀土市场预期的消息是行业首次立法。

1月15日,工信部就《稀土管理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,释放我国规范稀土行业管理,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的信号。

这部管理条例共二十九条。围绕总量指标管理,管理条例作出多个细则规定,例如:对于无指标超指标开采、分离的,作出没收稀土产品和违法所得,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;没有违法所得的,处1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;情节严重的,责令停产,直至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吊销营业执照。

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管理条例在沿袭此前行业内的相关规定的基础上,进一步强化了国家对稀土开采、稀土冶炼分离实行总量指标管理。但有不少研究者认为,国内六大稀土集团完成整合后,总量指标管理应尽早退出市场,由企业合理安排自身生产经营,以实现市场供求平衡。因此,这一管理条例或将调整或推迟出台。

除了每年下达的开采总量指标,稀土的进出口量也是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,中国2020年稀土产品出口3.54万吨,比2019年减少了23.5%。日本、美国、荷兰是中国稀土出口数量最多的三个国家,三者合计占比约七成。

“去年出口量的下降,一是因为国外受疫情影响,需求减少,二是因为澳大利亚等国扩大稀土产能,订单转移。”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分析。

对于外界传言中国将会限制稀土出口,张安文表示,2015年中国就顺应世贸组织的要求,取消了稀土出口配额和出口关税,“没听说过要用什么手段限制出口”。他分析,从市场供给来看,澳大利亚等国的稀土产能都在稳步提升。因此,限制出口的说法既不现实,也无必要。

进口方面,2020年中国进口稀土金属0.7148万吨,同比增长178.26%;进口稀土化合物4.77万吨,同比增长16.15%。缅甸、马来西亚、美国是主要的进口来源国,2020年中国从缅甸进口约3.55万吨,占比76.14%。

但缅甸动荡的局势,让中国2021年的进口数额成了未知数,进口来源国的排序或许会发生变动。

“现在国内的稀土供需总体平衡,轻稀土有所积压,中重稀土供应偏紧。从供应链安全稳定的角度出发,我认为适当提高国内的稀土开采总量指标是有必要的。毕竟,很多国家的稀土开采和出口都存在政治、环保等方面的变量。”张安文说。

价格还能涨多久?

生意社数据显示,自2020年5月份以来, 稀土价格开启了新一轮的涨价周期,氧化镨钕等稀土价格自低点以来涨幅均在50%上下。生产钕铁硼磁材所需的镨、钕、铽、镝四种元素,涨幅更为明显。国内镨钕系稀土价格持续走高,铽系市场价格上涨至10年新高,镝系价格创5年新高。

这一轮涨价,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
“一方面是通货膨胀导致大宗商品价格都在涨,铜比稀土涨的还多。另一方面,人们普遍认为稀土和清洁能源关系密切,所以看好,但实际上有炒作成分。”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,从近一年的曲线来看,稀土价格真正大幅上涨是从中国宣布碳中和目标开始的。

林伯强分析,虽然去年的风电装机量猛增大幅提升了稀土永磁的需求量,但不能忽视抢装的因素。“今年的市场需求很可能达不到去年的量,开采指标还增加了,价格怎么会长期保持高位呢?”

他同时承认,管理条例对于环保的相关规定,将会抬高稀土企业的开采和冶炼成本,价格适当上升符合逻辑。综合考虑,接下来一段时间,稀土价格或将回落到相对正常的水平。

“过高的价格会抑制下游需求。2011年稀土价格快速飙升,原本变频空调等终端产品都可以用上稀土永磁,又被迫放弃了,后来稀土价格一路大跌,教训还不够深刻吗?下游企业跟不上,受不了,就会用脚投票。替代、停用(稀土产品)都可能出现,反过来影响上游。这不利于行业长期发展,应该避免。”张安文表达了担忧。

关键词:稀土 开采 指标 大增